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施耐德遭遇雷士 或将被踢出局_5

2019-11-22 14:24编辑:admin人气:


  反观施耐德对雷士照明控制策略,同样先是进行股权收购,其次获得销售渠道,进行公司控制,收购完成后,替换高管,剥离与其主营业务不相关的业务,最终就是控股公司,发展施耐德品牌,雪藏原品牌。

  雷士,这个曾经的照明行业奇迹,刚刚在香港上市两年的优秀企业,董事会变局的开始会不会是雷士黯然凋落的开始?雷士会不会成为另外一个奇胜?如果是,那么,类似奇胜的后续血洗行动也许很快上演,尽管它可能被披以种种温情和承诺的外衣。

  施耐德被疑是黑手

  吴长江曾在微博上写着:等我调整一段时间,我依然会回来的,我为雷士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我不会也永远不会放弃。但这条微博已被他悄悄删除。此前他表示向董事会推荐了我弟吴长勇出任公司董事一职也并无下文。

  辞职之后,吴长江一直在香港,目前正在调集资金补仓,要继续保持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他通过媒体对外表示:我现在没有发现(施耐德联手赛富亚洲逼宫),也没看出来。

  施耐德在董事会9个席位中只有1席,股份9%多,远远小于吴总和我们,怎么会控制雷士?在沉默数日之后,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投资方代表人阎焱7月13日发微解释说,当初同意引进施耐德是因为觉得,施耐德在规范化管理,国际渠道等方面都会对雷士有帮助。

  引进施耐德吴长江是始作俑者,但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因为对雷士和中国照明行业的看好,其并未考虑过把雷士卖掉。上市至今,除了按股东比例卖给施耐德后,我们一股没卖。

  此前外界一直猜测,雷士照明前董事长吴长江与阎焱、公司外资股东施耐德方面的决裂与争夺雷士照明控股权有关。7月12日,吴长江凌晨在微博上表态称当初辞职是受董事会逼迫。

  不过,与吴长江关系较好的中国营销资源在线董事长段传敏此前曾撰文称,自6月5日起,施耐德便以让雷士实现规范化管理、实现人治转向法制为名,在财务、生产控制系统中安排人手,并要求公司相关部门不得阻挡施耐德派驻的咨询小组成员的工作。有施耐德背景的管理层进驻,正让雷士照明施耐德化。

  雷士业绩下滑不因施耐德

  当初引进施耐德,吴长江是始作俑者,但得到了其他股东认同,大家认为施耐德在规范化管理和国际渠道上可以帮助。他认为,施耐德目前在董事会只有9个席位中1席,而且持股比例小于9%,均低于吴长江和赛富,施耐德没有能力控制雷士。

  他还称,赛富从未考虑卖掉雷士,除了最早股东按比例出售给施耐德后,赛富出于对雷士和中国照明行业的看好,一股没卖。

  目前,雷士照明的董事会中,施耐德的代表为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不过,据财新网(微博)报道,除了来自施耐德的张开鹏接任CEO之外,在吴长江辞职初期成立的紧急治理小组组长也由施耐德的朱海担任,并随后引入了来自施耐德的李新宇担任雷士照明负责大项目的总经理。在此之前,又将施耐德亚太区灯控事业部总监李瑞挖来,主管雷士照明海外业务。而这清一色的施耐德班底,使得管理层和员工对新董事会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

  对于昨日经销商及员工指责新的管理层接任后导致公司业绩下滑的问题,阎焱回应称,在张开鹏接任CEO后,董事会要求他继续执行前任CEO吴长江的预算和战略执行,没有新东西。他认为,雷士目前的业绩下滑在财务上早有反映,不能把业绩的状况归罪于施耐德,那样不公平。

  雷士照明不会交给施耐德管理

  7月12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资方代表赛富阎焱及施耐德矛盾进一步激化。上午,除了雷士照明内部在重庆召开闭门会议,员工向阎焱与施耐德提出吴长江回归要求;经销商与供应商也召开运营大会,称外行不能领导内行力挺吴长江,且提出董事会给经销商代表两名额。

  据参会人士透露,上午有供应商代表发言表示:施耐德滚出去。。现场经销商呼吁阎焱给出一个诚意表态,阎焱回复称,没想到大家对管理层、对施耐德意见这么大。同时强调,赛富所持雷士照明股权比施耐德高得多,不会交给施耐德来管理雷士。上午,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也在现场。

  5月25日,雷士照明忽然宣布吴长江请辞,软银赛富合伙人阎焱、施耐德低压终端运营总监张开鹏分别任董事长、CEO。阎焱在接受采访时提出吴长江回归雷士须满足三条件:一,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三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阎二人矛盾公开化。

  吴长江回归指日可待

  上周末,雷士照明创始人兼原董事长吴长江、赛富投资首席合伙人阎焱,以及雷士第三大股东施耐德的首席代表朱敏在上海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谈判。谈判中,阎焱态度较之前有了些许缓和。有媒体透露,阎焱甚至在会谈现场开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阎焱曾在微博中痛斥吴长江,但同时也多次强调对吴长江本人并无恶意,他是个好人,但个性上有两面性。而针对吴长江回归提出的阎三点,阎焱昨日向南都强调,他的诉求从未有过改变,更透露吴长江已经答应了这三个条件。

  此前,阎焱曾表态,吴长江完全可以回来董事会,只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是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

  据透露,吴长江已基本确定回归雷士照明董事会,但仍需要走上市公司流程。

  这也是吴长江借供应商、经销商、员工三方力量,在7年后再度上演翻盘大戏。2005年,吴长江曾与另外两位创业股东发生分歧,一度出局的吴长江最终靠经销商的支持夺回了控制权,另外两位股东拿钱走人。

  雷士三方会谈称施耐德必须走人

  7月14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兼原董事长吴长江、赛富投资首席合伙人阎焱,以及施耐德的首席代表朱敏在上海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会谈。这是纷争至今,各方首次直面对方。

  谈判各方所亮明的底线非常明确。

  阎焱提出:对吴长江个人没有偏见,但需要吴要把被调查事件和关联交易向董事会解释清楚,而且吴要避免行事独断专行的作风;而吴长江则表示,可以与董事会合作,关联交易也会解释清楚,但施耐德高管一定要离开董事会;施耐德的立场尚未得知,但据了解施耐德中方负责人已经开始向法国总部汇报沟通,尽全力坚守自己利益。

  据透露,相比之前剑拔弩张的对抗情绪,各方的态度已明显缓和。阎焱甚至在会谈现场开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但平静中依旧蕴含着诸多不确定,据接近吴长江方面的人士介绍,不少经销商已经表示:如果局面依旧僵持下去,不排除在雷士照明的专卖店中卖其他品牌。

  三方都很清楚,眼下雷士事件已经从一个股东之争演变为公众性事件。从普通员工到经销商以及高管,整个雷士产业链都卷进了这一事件。业内人士认为,三方能从之前的隔空对战走到今天的当面谈判,或为雷士事件的解决提供了难得的契机。

  吴长江对于施耐德的强硬态度颇令人寻味。此前,吴长江辞去总裁一职后,新任总裁张开鹏曾因与阎焱师出同校,以及其施耐德背景而被吴长江联盟广泛质疑。而此后雷士照明内部的一系列人事安排中,雷士董事、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以及来自施耐德的李新宇和李瑞也被安排分管要职。而这种安排在当时的内外形势之下,很快引起了雷士公司上下对施耐德的抵触情绪。

  7月13日,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对于这批包括新总裁张开鹏在内的施耐德核心成员,不是不可以让他们离开雷士照明。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7月,施耐德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雷士照明,斥资12.75亿港币,每股4.42港元的对价获得雷士照明9.13%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而目前对于这个由吴长江亲自推荐的战略投资人,已经成为董事会和谈中最尴尬的因素。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gonren.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GE-工业互联网来袭 制造业效率提高15%

GE-工业互联网来袭 制造业效率提高15%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