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地方新闻

从黄金一代到湖工主帅,王磊:在985的丛林里,不争馒头争口气!

2019-12-04 10:13编辑:admin人气:


撰文:赵环宇

5月19日,杭州阴云密布,乌黑的云层里仿佛沤着一场大雨,随时就要倾泻下来。街上树上,到处都湿漉漉的,湿气附着在皮肤上,汗水很难从毛孔中挥发出去,叫人心焦不已。

“08黄金一代”成员王磊坐在一辆普通大巴车上,聚精会神地盯着手机屏幕上北京大学与中国矿业大学的比赛,几乎一言不发。相邻座椅的前后间隙很小,2米03的他必须将身体侧向过道才能坐得舒服一点。

现在,他的身份是湖北工业大学男篮(以下简称湖工)主帅,与他同车的除了湖工的球员,还有成都体育学院的球员,两队将共同赶赴比赛场馆,并在当天下午展开生死对决,败者将被淘汰出局。

出发之前,王磊对助理教练李天宇说:“要是今天再输,我回去得好好给他们‘放放血’。”18号,湖工在32强赛首战中惨遭中国石油大学“摩擦”,输了足足25分。

外界可能很难搞清王磊的“怒点”在哪里。毕竟他率队夺得了西南赛区亚军(7年来最好成绩),他的爱徒,大二球员胡庭晖还送出了可能是CUBA历史上最荡气回肠的绝杀,湖工男篮,这支来自双非院校的天赋贫瘠的球队,其脱胎换骨的程度,已远超外界预期——而这仅仅是他接手湖工的第1个完整赛季。

王磊的“怒点”,藏在他“不争馒头争口气”的性格深处,当然也藏在他与对手、命运“抢饭吃”的经历当中。不管他在生活中如何“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如何“心大”,一沾上篮球,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王磊祖籍河南,出生于山东济南,从小跟着外公外婆长大——故而他至今仍说“鲁普”,爱用倒装句。因为调皮捣蛋,功课又极其不好,所以很小的时候就被家人送到了焦作市篮球学校,本打算以篮球为敲门砖读一所好点的大学,未来也好谋条出路。

在焦作篮校,王磊和队友们一天四练,“累得连澡都没法洗,见了床比见了妈都亲。”被打被骂更是家常便饭。艰苦的篮校生活和残酷的淘汰率让王磊意识到:“做运动员就是适者生存。”也正是在那里,他跟李天宇成为了一生的挚友,不过后者因伤早早参加了工作,未能走上职业道路。

2007年斯坦科维奇杯,尤纳斯与王磊沟通

谁也没想到,“奔着上学去的”王磊,却踩着若干侪辈的肩膀打进了CBA,在14个赛季中,他有10个赛季场均得分上双,其中5个赛季场均得分超过15分,巅峰时连续两个赛季贡献场均18+的表现;

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那个万众瞩目的夏天,他力压丁锦辉、周鹏等人入选中国男篮12人大名单,并随队打进八强,平了中国男篮在世界大赛的最好成绩。名单正式出炉之前,王磊曾对记者说:“奥运会锋线最多能带四个人,对我来说这就是在抢饭吃……上了场就好好打,要对得起自己平时的付出,对得起自己的辛苦。”

毫无疑问,他是那个年代“中国第一小前锋”的有力争夺者。自然也成为了篮校的传奇人物,胡庭晖正是在篮校就读期间熟稔了王磊的辉煌履历。

做球员时,王磊对自己的话身体力行,当了教练,他也是这样要求弟子们的:上了场就好好打。

西南赛区决赛,湖工的对手是已经连续6年夺得西南赛区冠军的中南大学,后者由CUBA冠军教头白江挂帅,整支队伍底蕴深厚、天赋充盈。赛前,即便是最铁杆的湖工球迷也十分笃定地告诉记者:“(两队)差得远呢。”

王磊也知道赢不了,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输球,但他绝不接受以投子认负的姿势输球,他心里有杆秤,叫做“输阵不输人”。

可是当分差迅速拉开之后,球员们失去了半决赛时的锐气,“一个个不吭不哈,就像是在那受气一样,在球场上不敢做动作。”王磊回忆说,“端正态度,才能为他们以后奠定基础,虽然我跟中南有很大差距,但球场上你得把态度和自己的东西打出来。”

最终,湖工被中南吊打39分的同时,创造7年来最好成绩。退场时,迎接队员们的不是庆祝,而是王磊铁青着的脸。

“以为就完成任务了?要是这样今晚我宁可不打,保持自信的同时要有强大的内心。”王磊情绪激动,肢体动作十分夸张,“我不是否认大家,今天我们拿到亚军很不容易,是你们付出了努力,得到了尊重。但是比赛没有结束,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那就没有结束,你们必须得去战斗,想放弃很简单,总是一次次地放弃,我不知道会有多大成就。”

面对意料之中甚至是毫无意外的结局,王磊的怒火来得令人始料未及。但队员们知道,王磊考虑的并非一场的胜负,而是将来。

“进步了,也不会对他们放松要求,这是我们的规矩。”王磊解释说,“相当于是一种传承,快毕业的会告诉新人该如何如何做。”他希望在湖工建立一种优秀的球队文化,“一代一代传下去。”

不敢“抢饭吃”,怎么能虎口夺食?

2008年奥运会抽签,中国队跟美国队、西班牙队被分在了同一组,有记者提到“死亡之组”这个词,王磊回应道:“大家团结在一起,一起奋斗,把压力变成动力,我相信我们会在北京奥运会上创造奇迹,给大家一个惊喜的。”

那时,他还是一个20出头的小将,之所以能在那支“历史上最强的一届国家队(篮坛名宿张长禄语)”中抢到最后一席,从中能窥出一些端倪。

从对手那里抢胜率,从队友那里抢出场机会,王磊很多时候都处在一个从下往上冲击的状态中,他所能凭借的只有自己的血肉之躯和一腔热血。为了“抢饭吃”,豁得出去拎得出来,几乎不考虑后果,这种态度成就了他,也在某种程度上让他的生涯饱受摧残。

2008-2009赛季,王磊在八一队场均可以得到16.4分4.2篮板,亚锦赛之前“所有热身赛的数据都是不错的”,踌躇满志欲在国家队大展拳脚,他似乎感到:冲击朱芳雨和王仕鹏的机会来了。

可是当亚锦赛开打,他还是只能枯坐板凳,9场比赛有4场遭到雪藏,另外5场共计得到13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许是亚锦赛的冷遇激发了他的斗志,亚锦赛之后的斯坦科维奇杯,他憋着劲“想要自己站住脚,让自己持续有一个好的表现”。就在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时候,厄运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开场1分钟后,王磊持球从弧顶突破上篮,到了篮下之后突然倒地不起,事后诊断为右膝前交叉韧带断裂。

前交叉韧带断裂,意味着胫骨相对股骨的前后位移失去了约束,一脚踩下去总觉得收不住小腿。它就像悠悠球的绳索,完好无损,悠悠球总能回到玩家的手中,断掉,悠悠球或许就重摔碎裂,抖腕的力度越大,悠悠球就坏得越彻底。

按理说,王磊对这种伤病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早在5年之前,他就曾在与辽宁队的比赛中遭遇过一模一样的伤病,只不过上次断的是左膝前交叉韧带。那一次,他只恢复了六个月就参加了2005年全运会,帮助河南获得了历史最好成绩——第5名。而通常,前十字韧带的恢复期至少在1年左右。

这一次,巧了,王磊同样面临着全运会的任务,而且距离开赛只有1个多月的时间。王磊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找主任会诊,其中一个主任说:“他很容易倒在运动场上,肯定会被人抬出来。”另一个主任说:“他的肌肉质量还算不错,做好防护兴许能坚持一节。”

当一个人对一件事的渴望达到某种程度时,即便他知道这么做有极大的风险,他也更愿意相信自己能成为极少数的幸运儿,那时候,理智是失效的。王磊想了想,相信了第二个主任的说法,“因为我内心想去坚持,想为八一队做点贡献。”

全运会首场对黑龙江,面对主帅阿的江的询问,王磊笃定地表示:“我能坚持,肯定能坚持。”里边打着固定缠着绷带,外边戴了一个钢架护膝就上场了。结果,仅三分多钟就被抬了下来,“一个起跳,一个落地,直接就晃了。”王磊笑着描述当时的情形,看不出一点懊悔,“伤病这东西,也是一种回忆吧。如果再来一遍,我还会这么做,八一队历来都是如此,球队有需要的时候肯定会挺身而出。

于是,王磊的右膝也接受了关节镜手术,二次受伤时碎裂的右膝半月板同时被摘除。

那是一个讲“伤病观、荣誉观、苦累观”的年代,运动员们对待自己的身体就像对待一尊跟自己无涉的蜡像。“战神”刘玉栋如此,王磊亦然。

前交叉韧带,任何一条断裂,都足以终结一个人的运动生命——以至于2013年左脚的骨折在王磊看来根本不值一提,更何况是两条先后断裂?以美国运动医学之发达,都不足以阻止德里克-罗斯的坠落,何况2004年和2009年的中国呢?

那时,中国几乎没有专业的运动康复机构,王磊只能是遵照医嘱,再结合教练、老队员的经验来“咬牙去顶,去练。养伤,养完了再恢复,那个阶段是最难熬的”。右膝的手术使他不得不长期卧床,因而右腿一度萎缩到“跟胳膊差不多细”,后期康复的难度可想而知。心理上的煎熬更甚,他有时甚至会从睡梦中惊醒。

两次前交叉韧带断裂,还让他落下了一到阴天下雨就腿疼的毛病,《体坛周报》在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写道:“他在别人穿单裤的时候,还要戴个护具多穿一条裤子,还有时晚上疼得睡不着。”时至今日,他的两个膝盖仍然会不舒服,“但是没有打球的时候那么严重了。我听说,老了之后得做膝关节置换。”

两次膝盖关节镜手术留下的点状疤痕,与其他伤病留下的条状疤痕,组成了一副触目惊心的画面,他自嘲:“我这腿确实不好看,哈哈。”然而事实上,这些疤痕远不足以概括他当年以及现在遭受的折磨。

2009-2010赛季,王磊赛季报销,2011年伤“愈”复出之后,他连续5个赛季保持着场均得分上双的输出,似乎完全不受伤病影响。可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为了打球,抽积液、打封闭成了王磊的家常便饭,“每年都打,一个疗程6针,打的针,抽的积液,数不过来了都。”他乐呵呵地告诉记者。

剜肉补疮式的治疗手段,纵然能解一时之急,却也在加速着他身体的老化和崩溃。

2015年,自知生涯所剩无多的王磊,向着总冠军梦再次发起了冲击,从八一转会到了新疆。新疆是他妻子的老家,在这里,他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妻子和孩子,实现了“钱多事少离家近”的三大黄金求职标准,但他却开心不起来。

原来,“那时候打球的人多,我又老,给我的上场时间不多。李指导(指李秋平)的无奈我能体会到,但我在那呆着没意思啊,天天在那呆着,体重都涨了。运动员嘛,你不让我打球我肯定不高兴啊,咱就算再理解,内心也是不高兴的。”王磊告诉记者,“我老婆就跟我说‘老公我看你打不上球闷闷不乐的,实在不行你走吧’。”

于是,王磊主动提出了离队,并顺利加盟了山西。结果,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年新疆就捧起了至尊鼎……说起这一段,王磊连拍大腿:“唉呀,我跟你说,你真的戳到我痛处了。我要是不提出离队,我第二年也跟着夺冠了。”

为夺冠而来,为打球而走,为打球而生涯无冠。这,就是王磊的宿命。

2007年,“有十几支队伍”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有动心,因为他更看好八一的夺冠前景。“咱一看大郅一回来,冠军没跑啊,打成那样(2006-2007赛季八一4:1广东夺冠),谁也防不了。”王磊说,“也就是太渴望拿冠军,要是为钱的话,我不去那儿。”

湖工将比分渐渐拉开之际,馆内突然传来两声“湖工加油”,惹得全场观众——包括王磊在内,都纷纷声音的源头望去。

在寂静的场馆内,这两声呐喊就像一只鹞子,快速扇动双翼划破空气、飞上云端,放肆展示着自己的速度,可当你定睛去看时,它又猛然俯冲,消失在无边无际的绿野。

记者没有看到声音的源头具体是谁,但看到一面猩红的旗子展开又很快收起。循着这一抹猩红,记者在看台上找到了两名身穿山寨版湖人球衣的中年男子,胸前本该是“Lakers”的位置写着两行繁体汉字:湖北工业大学杭州校友会。那面旗子上,湖工的校徽和校名被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母校难得能来杭州比赛,李春生很是兴奋,开了1个多小时车赶到了比赛的举办地——浙江大学玉泉校区,只为一睹“新湖工”的风采,除他之外,还有大概10名校友会成员分布在看台的各个角落。

打破馆内的沉默是需要勇气的,很多中国人并不喜欢成为焦点,他俩亦然。“勇气是需要一点的,”李春生告诉记者,他是湖工03级金融专业的学生,也是校友会篮球队的队长,“因为他们更需要支持。”

“王磊指导做了主教练之后,给我们队伍带来很多新鲜的内容,我觉得他给队员们灌输的那种精神,也在激励着我们,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也要向这种精神学习。”李春生说,“队员和校友一样,不是名校,不是顶级一流的,但我们努力做好自己,永不放弃,这就够了。”

(来源:未知)

上一篇:邦纳黄湖清:工业无线与智能工厂_6

下一篇:没有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gonren.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成就工业4.0还得靠这4种技术_6

成就工业4.0还得靠这4种技术_6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