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地方新闻

思考:机器人是否会引发集体性失业?

2019-07-20 10:53编辑:admin人气:


  中国东莞、重庆已有无人工厂,现在很多大公司都有引进机器人这个计划,而且很多公司都在投资研发生产线来顶替工人。这是一种世界性趋势,这种趋势被称为工业4.0或机器换人。

  随着弱人工智能机器人性能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无人工厂、无人农场将会大量涌现,餐饮业、商业、旅游业、建筑业、医疗业、家政、交通业、快递业等越来越多的行业也都只要老板、程序员和维修工就够了,并不需要普通劳动力。那时,1%的人有能力提供99%的生产和服务,那时99%的人怎么办?或将领取失业救济到老,然后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地领取无业救济,真的会这样吗?30年后就将这样吗?如果真这样怎么过?

  【半数人可能失业?】

  日本共同网3日报道,日本智库野村综合研究所与英国牛津大学合作,调查计算机应用对日本国内601种职业的潜在影响。在日本,这些职业的从业人数总计4280万。

  根据研究人员设定的标准,如果一项职业66%以上的工作内容可由人工智能或机器人完成,即被视作可被取代的工作。研究人员计算后发现,日本劳动者中,49%的人可由电脑代替。

  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先前在美国和英国进行的类似研究显示,美国可能被机器人取代的职位比例为47%,英国为35%。

  如果技术增长有指数增长的性质,即越来越快的话,如上所言20年后有半数职位可取代的话,那么30年后很可能就是99%的岗位被取代。就算不是30年而是60年,那种失业也和以往的失业不一样!是史无前例的集体失业,更不一样的还将是子子孙孙千年万年地无业,这样99%的人可能要世世代代地靠救济,这样一种情形难道不值得引起注意吗?作家们是不是可以在小说和影视里先模拟探讨这种可能的前所未有的社会巨变呢?

  霍金、比尔盖茨和马斯克提醒人们警惕人工智能,说的是超人工智能,而强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也许还有些遥远,但弱人工智能却已经是现实,都已经实现近半了,无人工厂、无人驾驶、机器人巡逻、迎宾、炒菜、端盘子的事都已经有了,只是性能有待提高成本有待降低而已,而30年或60年后,真的有可能让1%的人有能力提供99%的生产和服务。

  所以本文愿能提醒人们警惕或准备弱人工智能对社会结构的颠覆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尽管目前据报道说1%的人的财富总和已超过99%的人的财富,62名富豪的财富总和已相当于地球半数人口的财富,但就算贫富分化如此,我们的社会也仍然能够维持着现有的结构,而当99%的人口集体失业甚至从此代代无业,那样社会的稳定还能维持吗?将变得多么令人难以想象!

  62名富豪的财富和35亿贫穷人口的财富相当,1%的人占有全球50%的财富,这听起来虽然可怕,但事实上,多数人还是一定程度上掌握命运的,因为还有工作,也还可以通过罢工和选票来争取权利。但1%的人借助人工智能和机器而提供99%的生产与服务的时候,你都失业了还罢什么工?你的选票不用来争取失业救济你还能干嘛?

  如果将来你拥有一家只有一万名员工但所生产却能养活三千万人的自动化企业,这是科技进步生产力发展的结果,而你是完全合法地拥有这企业60%的股权。下面你有四种选择:

  A、将股份一次性捐给国家作为全民公有,然后你功成身退。

  B、不捐股份但计划每年给国家捐款,由国家代给失业人口发放救济。

  C、将大部分股份设立基金会自行给失业人口发放救济。

  D、配合地给国家交重税,以增加国家对失业人口的救济能力。

  那掌握99%财富的1%人口,甚至将掌握99%财富的那几百名或几十名富豪,他们或你们很可能选B或C,而不会选A或D。而得到救济或争取救济的99%人口中,95%都将拥护政府的福利政策和这样的捐施企业。只有5%的少数人得了救济还认为应该按需分配或应该实行重税以把救济变成红利。当然,被救济就失去了部分尊严,但把所领的福利说成应分的红利恐怕也只能说说而已。

  如果未来能成为全面的福利社会则也许算一大幸事,怕的是,救济不到位或各种纷争,那时99%的人口或将被作为旧人类而渐被历史淘汰。

  但就算真这样福利了,也未必是幸事。因为失业就是代代失业,子子孙孙都将永远被救济,99%的人口将和1%的人口划分为两个世界,那时白手起家创业致富已成为昔日的神话,那时不能再通过努力工作来改善命运,不能再通过集体罢工来改善权利。

  那时给养人类的富豪们或将拥有各种特权,或建立一个像教皇国梵蒂冈那样的特别的小国家,这样他们就能活在该小国特别的法律里,从而不受各国法律的约束和各国选票的左右。总之,世界或将出现一个千人左右或百人左右的超级富豪俱乐部,除了他们就是官员和平民,而中产阶级将从历史上消失。

  他们不再是以往的资本家,他们是新崛起的智本家,他们以弱人工智能机器人为主要员工,以3D打印为主要生产方式,以太阳能为主要能源,以年捐巨款给养人类为公共关系,他们还在考虑地球生态、强人工智能和探索外太空。他们掌握人类命运,而绝大多数人除了被给养,谁还能革命?

  2016年1月24日百度百家的头条文章《人类社会5种可能结局》(作者李智勇)说科技本身蕴含着一种碾压一切的力量,也对上述情况有所预言,称这种情形为冷平衡:

  这部分被甩在边缘的人,在一个国家的内部可以靠一种社会性的政策来重新分配财富,但在全球范围内他们很可能就只剩下苟活的权利。这就会产生新的冷平衡,这种冷平衡不以势均力敌为基础,而是以不可能势均力敌为基础。

  关于冷平衡,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在2005年《赡养人类》中已有更夸张的描写:

  对穷人的同情,关键在于一个同字,当双方相同的物种基础不存在时,同情也就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的第二次进化,第一次与猿分开来,靠的是自然选择;这一次与穷人分开来,靠的是另一条同样神圣的法则:私有财产不可侵犯。

  这项法则由一个叫社会机器的系统维持。社会机器是一种强有力的执法系统,它的执法单元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有的执法单元只有蚊子大小,但足以在瞬间同时击毙上百人。它们的法则不是你们那个阿西莫夫的三定律,而是第一地球的宪法基本原则: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它们带来的并不是专制,它们的执法是绝对公正的,并非倾向于有产阶层,如果穷人那点儿可怜的财产受到威胁,他们也会根据宪法去保护的。

  在社会机器强有力的保护下,第一地球的财富不断地向少数人集中。而技术发展导致了另一件事,有产阶层不再需要无产阶层了。在你们的世界,富人还是需要穷人的,工厂里总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机器已经不需要人来操作了,高效率的机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无产阶层连出卖劳动力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真的一贫如洗。这种情况的出现,完全改变了第一地球的经济实质,大大加快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速度。

  财富集中的过程十分复杂,我向你说不清楚,但其实质与你们世界的资本运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时代,第一地球60%的财富掌握在一千万人手中;在爷爷的时代,世界财富的80%掌握在一万人手中;在爸爸的时代,财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

  在我出生时,第一地球的资本主义达到了顶峰上的顶峰,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本奇迹;99%的世界财富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这个人被称做终产者。

  这个世界的其余二十多亿人虽然也有贫富差距,但他们总体拥有的财富只是世界财富总量的l%,也就是说,第一地球变成了由一个富人和二十亿个穷人组成的世界,穷人是二十亿,不是我刚才告诉你的十亿,而富人只有一个。这时,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宪法仍然有效,社会机器仍在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保护着那一个富人的私有财产。

  想知道终产者拥有什么吗?他拥有整个第一地球!这个行星上所有的大陆和海洋都是他家的客厅和庭院,甚至第一地球的大气层都是他私人的财产。

  剩下的二十亿穷人,他们的家庭都住在全封闭的住宅中,这些住宅本身就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微型生态循环系统,他们用自己拥有的那可怜的一点点水、空气和土壤等资源在这全封闭的小世界中生活着,能从外界索取的,只有不属于终产者的太阳能了。

  虽然本文的观点似乎有着李智勇先生《人类社会5种可能结局》中的观点和刘慈欣先生《赡养人类》中的观点旁证着,但笔者仍不相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它仅能供作参考而已,因为笔者认为自己此刻未必是清醒的,既感到自己像洪水中的浮萍、飓风中的柳絮一样不知所措,更感到自己像是在杞人忧天又像是在梦中,难道不是吗?

  所幸,我做了另一个破涕为笑的梦,我写成了《机器换人将带来半球共产主义社会》,附在本文后面。

  (作者绍弱君姓名叶焉知,老光棍一枚,林青论坛成员,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尘埃舞或落,可自由转载,不求稿费只求征一个能接受弱性婚姻的聪明、勇敢、善良的女友过一生,请厚道的转载者别删这段心声,别删这征爱邮箱:1090050000@qq.com)

  附:机器换人或将带来半球共产主义社会

  最富62人缘何富可敌半球?

  英国慈善机构乐施会近日发布一份报告,名为《为1%服务的经济》,引起全球舆论关注。该报告指出,现在世界上最富有的1%的人,比其他99%的人拥有的财富还要多。全球62名超级富豪的财富与全球最贫困那一半人口拥有的财富相当。要知道在5年前,这个数字还是388人。财富集中的速度可谓动心骇目,按照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画出的趋势图预测,到2022年可能1个最富的人就能抵上世界上一半的穷人。贫富间的这道鸿沟越来越深,背后到底有哪些原因?

  贫富间的这道鸿沟越来越深其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新科技,因为像比尔盖茨、马斯克等上百名巨富大都是白手起家的,他们的竞争法宝是创新而不是资本。而随着人工智能+互联网+3D打印+新能源+自动化+X之科技融合,新崛起的企业依靠的不是人力、不是资本、不是能源资源,而是先入为主、知识产权和公共关系。这带来的将不止是进一步的贫富分化,而是1%的人有能力提供99%的生产和服务,可能是99%的人将失业并世世代代无业而被救济。

  还有别的可能吗?有!像中国这样的以公有制以国企为主体的国家,将可让国企智能化从而10%的公民上岗就能提供99%的生产和服务,可实行工作机会平等让公民轮流上岗,这样大部分人就不必等救济而依然可按劳分配。这样人们工作一天可休息九天,人们会变得热爱劳动,人性也会有很大提升,就如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所预言的那样。这种共产公休模式能PK1%的人救济99%的人的智本福利模式而发展为半球共产主义。

  一、工作机会平等和热爱劳动

  当各行各业逐渐实现智能化,那么这是解放人的好事,以前,员工们人均每周要工作70小时,渐变成60小时,渐变成50小时,渐变成40小时,渐变成30小时,渐变20小时,在这种情况下,员工们人均每周只要工作20小时就够了的时候,如果不实行工作机会平等,必导致大部分人口失业,好事就会变成坏事。

  在工作机会只够员工们人均每周工作20小时的情况下,多数人们或还是想多占有工作机会因为工作40小时也不会累到,这样就能赚更多的工资,就能比周围人富裕。或只有少数人会倾向于满足于基本的物质生活而将更多的时间用来打造丰富的精神生活。

  在这种情况下,有两种方式促进工作机会平等,一种就是征收个人所得税时,工作时间长而工资收入多的实行更高的税率,一种就是企业按国家要求须安排一定量的失业人口而不得不平均工作机会,即实行上一休二之类的轮休制,自愿加班没有加班工资,甚至加班工资会比正常工资低,所以想加班赚更多钱的人会觉得不划算,还不如用富余的时间打造丰富的精神生活。

  这种工作机会平等,不是机械平等,而是弹性的自愿的,还会有些许贫富,但是贫也好富也好,是自己选择的,也是自己可改变的,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少工作一些,物质生活简单一些,而倾向于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所以,工作机会平等的新制度不会遭到大面积的反对和抵制。这是一种调整与适应,是对生产力发展的适应。

  当各行各业实现更高层次的智能化,当员工们人均每周只要工作5小时的时候,工作对人的意义会发生变化,不再是赚钱,而是体验是享受,有如旅游,是稀缺的机会。那时,人们将热爱工作,不给工资也愿意。于是,工作机会就要排队了,工作将没有工资,而生活必需品将由国家按需分配。

  由于人是多样的,人们的需要是不同的,有的人喜欢白菜,有的人喜欢萝卜,而各有所爱,所以,不会实行机械的按需分配,而会实行灵活的按需分配,即可以给公民发同样多的钱,由公民自行购买,公民之间也还可以交易。有的人想要更多的钱,可以设特区让其赚,仍会有少许工作,人们不是很想体验的,要给工资才干。所以,国家虽按人口发钱,但人们仍然可贫富自取。

  这种新的经济形式其实就是共产主义。那时的产品较为丰富,极大丰富没有必要,一方面是人们的满足感是相对的,另一方面,能源资源也有限,地球生态的承受力也有限。比如,对中国来说,白菜如果每年计划生产5000万吨,对于将来的18亿人口来说,就是人均日消费3两,如果产量没变,人们的口味没变,价格将是稳定的。如果气候等原因导致当年产量变少,或人们发明了白菜的新吃法而导致需求增加的话,价格就可以上浮,人们的钱就会转向购买别的菜。总之,计划经济还是可取的,因为,那时有了大数据,有了智能处理,计算机系统可以科学地调整更新来年的白菜生产计划。

  也就是说,将来,如果像中国这样的国家,能够一定程度上自给自足而不依赖国际市场,有了大数据,有了智能处理的计算机系统,是可以实现计划经济的。不会像现在,白菜好卖就一窝蜂的上,结果来年大降价,几分钱一斤都没人来收购。那时的投资和产量是由计算机根据大数据来决定的,不会有太多的近视行为。那时,企业与企业之间既有分工,也还可以存在些许竞争。因为价格仍然在,可以根据需求来浮动。企业赚多赚少都是交给国家,因为员工是不需要发工资的,但管理者经营者的荣誉在,效益好荣誉就高。

  这种经济是灵活的,有计划和市场双重调节,除了国企,也还可以有民企,多种经济成份是可以互补并存的。这种制度下的人也是自由而多样的,热爱劳动并致力于精神生活,能各有各的方向与实现。总体上来说是一种共产公休模式,这就是共产主义,是富裕的,平等的,民主的。是知识积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也是上几代人革命争取的结果。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与西方不同,现今的制度也与西方不同,中国能借鉴西方能与西方合作也能坚持自己的特色,在弱人工智能产业化机器换人的趋势下,中国可以不选择那种1%的人救济99%的人智本福利模式,而沿着自己的思路与时俱进地发展共产公休模式。因为,宇宙里的星球是多样的,自然界里的生物是多样的,人类的民族和文化是多样的,未来的经济模式和社会制度也可以是多样的,中国可以有自己的样,中国也有能力有自己的样。

  就像古代有东西方文明之分那样,古代中国文明就辐射了朝鲜、日本、东南亚等几十个国家,将来,中国若实现共产公休模式也将辐射很多国家,甚至辐射到非洲和南美洲。那时,共产主义社会将不局限于中国,而将是半个地球,不需要革命和战争,很多国家将通过民主投票而自愿地选择它。所以说,弱人工智能或将带来半球共产主义社会。

  二、两种模式互补共存胜于全球单一模式

  如果那时的地球上,共产公休模式和智本福利模式互补并存将是胜于全球实现共产公休单一模式或全球实现智本福利单一模式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1、对于人类个体来说,就有了更多选择,就可以选择更多的生活方式,可以通过移民而来选择自己喜欢的社会。

  2、对于各国政府来说,能保持各自的传统,能维护稳定,不致社会发生太激进的变革和太大的动荡。

  3、两种模式也必是各有优点也各有缺点的吧?这样可以互补,至少在文化上,在生态上,在强人工智能上,在外太空战略上可以多一个角度,可以集思广益可以合作,也可以有竞争和比赛,而带来更多动力,有多样性将有而更大的发展。

  4、左右两条腿走路,左右脑半球分工合作,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样万一外星人来了或在太空路上遇到了外星人就会安全些。因为,如果外星人的制度是两种模式互补并存也可,如果是单一模式也可,总之不会出现,我们和他们没有共同点而遭到鄙夷和攻击。否则,如果他们全球都是共产公休的,而我们全球都是智本福利的,或者他们全球都是智本福利的,而我们全球都是共产公休的,这样星际冲突或不可避免,这样对人类总体来说安全系数会变低。

  如果共产公休与智本福利两种模式在地球上互补并存,只要达成一种共识与平衡,不会想要取代对方终结对方,不搞战争和霸权,而实现和平与合作,则是很好的,那么,经济上也还可以交流合作,而在防疫卫生领域,在生态保护上,在强人工智能领域,在太空事业上还可以合作,就像目前的和平与合作一样。这样带来的是繁荣。

  而且,这也能让两种模式能适可而止,而不至于过于偏激。比如,智本福利的模式中,有了共产公休模式的竞争,则提供99%的生产与服务的智本家就不至于通过基金会自行对公民进行救济,而多数将选择捐款给国家,由国家代为救济,这样世世代代无业的大部分公民将更有尊严,政府可称救济款为中性的红包,而不是人格化的善款。智本家与普通公民之间将相处以礼,而不构成天壤之别。

  对于共产公休模式来说,若有了智本福利模式的竞争,则也将不至于追求形式化,能兼顾人的多样性,能让多种经济成份并存,能允许在文化上出现不同的声音。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gonren.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车载功率半导体能抵御烈日暴晒吗?

车载功率半导体能抵御烈日暴晒吗?



返回首页